日常犯傻的二货

全职死粉,本命叶神
渣不拉唧的写手兼画手
贼希望有人给评论
梦想是日叶呸见到叶神
欢迎交朋友

去你x的有缘无分(一)

部分原世界全职粉穿至全职世界的自己身上
ooc,渣。
请相信这是个欢脱文。
大部分时间类似论坛体。

    呐,你曾经遗憾过吗?



   有缘遇到那么好的他们,为他们哭为他们笑;有缘开了个上帝视角,陪他们一路走向颠峰荣耀;也有缘看见这个游戏刚开服时老前辈们的盛世,看见淹没于回忆的那些年少轻狂。



    但在他们的世界为那一份存于身边的光芒欢呼时,我们只能站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抚摸着冰凉的书页,想象着难凉的一腔热血和来自舞台的耀眼灯光。



    我们到底是书外人,到底只能有缘无分。



    --去你妈x的有缘无分!穿越啊傻子!



  ok咱们开始吧。



    惜糖,刚升职的工作党一枚,死忠的全职老粉,从2o11追到2o25,产粮无数,圈内元老级人物。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见不到三次的叶神。



    今天她一起床,一拉开窗帘,就被对面写字楼上悬挂的巨幅海报吓了一跳。海报上是龙飞凤舞的一行大字:荣耀世邀赛,2025,等你来战! 底下还有个人像,穿着国家队队服,笑得有点嘲讽。



    惜糖那叫一个一脸智障啊:荣耀世邀赛?那不是书里的吗?这又是哪个应援活动啊我咋不知道?啊不管了先刷个乐乎蛋定一下。



    然后她点进了乐乎。然后她更不能蛋定了。



    全职高手的tag,显示参与度为0。取而代之的是名叫[荣耀]的tag--不是王者荣耀,从别人发上的视频来看,没有一个她身边的游戏能做得这么好。而点进[叶修]的tag,参与度还是极高,却发的都是照片、比赛的讨论之类。



   似乎相同,又似乎有不同……难道这就是平行世界吗?难道这就是穿越吗?难道那个人就是--



    她又一次唰地拉开窗帘。海报上人的笑颜,与她曾看过、画过的许多同人图重合在一起。



    --就是她的叶神吗?  



  麻蛋!!!劳资的叶神劳资的修修劳资的男神劳资一辈子的信仰啊!!!呜呜劳资想吸你想了十几年了你那么辛苦那么好!!!劳资此!生!无憾!



    在百度上疯狂搜图并疯狂吸吸吸以缓吸修热之后,惜糖终于记起一件事:穿越这码事,到底是个人的,还是群体的?



    然后她看见了被自己屏蔽掉的一大堆讨论组信息。然后她确定了。



    能让那群三年一动十年一更的懒货太太发这么多消息,绝逼是后者。麻痹,突然好不嗨森啊。



[冷漠·jpg]



    [大佬讨论组]:  



  [woc今天什么情况?!一醒就看到房里一大张三次的修修海报!]



   [已经确定是穿越了。很多人情况都这样。范围好像是在电视剧出来之前入坑的原著粉,而且还都只要超级大佬那种。总人数大概有几百个。]



    [建议大家先买一张荣耀帐号卡!我刚买的!难怪叶神能玩十年,这游戏是世界良心!]  



   [我我我我舔照片!他们都辣--么好看!]



    [技术党表示先补前十赛季的录像去了,每一场比赛都有值得深挖的地方,实在让人兴混嘿嘿嘿嘿]



    [有没有人知道现在世邀赛打到哪儿了啊?]



    [回楼上,我刚补完各种微博,现在是拼前四强,中对韩,擂台赛输得有点惨,微博底下黑粉猖獗。]   



  [啊怎么这样,过分了吧。]



    [他们现在压力肯定超大。]



    那是我们的底线,是我们放在心尖上爱护的人。现在却要因为一点点小事被你们数落。



    你们根本不懂他们的好。凭什么这么做。



    [对了,既然是穿越,那有没有人发现系统之类的金手指?虽然能见他们已经超好了,但还是想知道。]



“卧槽这货脑洞也太大了系统什么的怎么可…”惜糖的吐槽声戛然而止。



就在她的面前,有蓝色的光屏浮起。



我去我去我去。这是要开大啊。她急忙发了一条。



[我这里有!真的系统!]



[Is没骗人?!]



[赶紧看看写了什么。]



[在看,好像是商城一样的东西,要用什么…改变点去换。]



[那能换什么?]



“嗯,我看看,”



惜糖手里翻动着光屏,时不时停下打字,“时光溯流,世界线更改,遗憾的弥补……” 讨论组里一片惊叹。



[都是大招啊,这也太客气了。亅



[这种也太大影响了,最好别轻易用吧。]



大家谈得热火朝天,惜糖那边却是良久无言。过了很久,她又发出一条: [最后一个,死而复生。]



这下是整个讨论组都良久无言。过了好久好久,有谁轻轻问了一句:



[改变点,是什么?]



TBC      

小短漫。
草稿流,又短又渣,字丑,剧情深井冰。
轻点喷哈。

[伞修]在一起

沐橙视角
甜的
短渣见谅


    苏沐橙悄咪咪翻过自己老哥的日记。只翻了一页,而且上面只有一句话,写得却极用力,仿佛希望通过发力的笔尖表达些什么。


  “我好想和他在一起”


    然后她就又悄咪咪在心里吐槽了刚被翻了隐私的可怜老哥,一是因为那个游戏里作天作地胆大包天极不要脸(不是)的哥居然像个怂了吧唧的痴汉小男生一样纯情暗恋,二是暗恋就算了想追人家怎能不叫她个腐女--就算刚入门也是有用的。


    再然后她又想想那么宠她的叶修,顿时心里不太好受,也不再想助攻了。有了叶修、有了哥哥的生活已经是最好的了,她一点都不想让第四个人掺一脚。而且叶修和哥哥那么亲近,万一那个第四人吃飞醋让叶修走,她就失去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生活也许就不会那么美满了。  


     豆蔻年华的少女并不知道自己脑补出了什么八点档剧情,但她开始了一项极重大的工作:帮哥哥拦、桃、花。


    苏沐秋长了张俊脸,性格也还不错,灿烂的笑容让无数少女春心萌动,收到的情书也是一沓沓的。而那些充满爱意饱含深情的东西,通常是在到苏沐秋手上之前就让沐姑娘塞进了垃圾桶。反正她哥不时就会写错字的,什么都拦下准没错。


    小沐橙就这样努力地干了几个月。直到有天中午,她接到哥哥经常去打工的花店的老板娘的电话,那头兴冲冲地告诉她,她哥买了花,要表白了。


    她心里有点焦虑,不知道会怎么样。按理说她哥不怂了是好事,但想起与哥哥那么亲、那么好的叶修的位置有可能会被别人替代,她就不太舒服。


     苏沐橙带着这种别扭的心情走出校门,才发现两个哥哥竟都来接她了。叶修的左手握着苏沐秋的右手,右手还拿着什么。走近一看,那是一朵包装精美的红色玫瑰,在金灿灿的夕阳里怒放着。


    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点小小的雀跃。她小跑着靠近他们。苏沐秋看见了她,笑得眉眼弯弯。他抽出交握的右手,转而搂住了叶修的肩。


   “正式宣布一下,我们在一起了。现在这是你嫂子。”


   “别教沐橙用这种奇怪称呼好吗?!”


   “好的夫人!是的夫人!”


    苏沐橙跟着笑了。她觉得幸福要溢出了--真的变成一家人了!而且似乎也不用挡情书了!


      她并不知道为何会觉得不用拦情书了。她只是看着夕阳下交叠的两个影子,就莫名地认定了,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分开。神也不可以,人更不可以。她已经没必要拦那玩意儿了。


     后来长大,她知道了:他们凝视彼此时,眼里不是年少轻狂的喜欢,而是忠贞的、至死不渝的爱。这代表着他们是彼此的唯一,是天生的一对。无论路上会不会兜兜转转分分聚聚,他们最后都一定会牵起对方的手,幸福地往前走。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没人有资格来阻拦   


     他们注定相遇,相爱,相携手,白头到老。


     苏沐橙合上笔记本。她听见两个哥哥在诺大的书房小声交谈结婚的事宜,时不时发笑也是轻声,怕吵到了她。房子里满是茶水暖暖的香气,落地灯散发出温和的橘色光晕,很像小时候的童话梦境。


     生活真好。


      他们真好。


小剧场: 沐橙:mmp你们当我是狗吗喂那么多狗粮            '

[伞修]屁咧,夏天根本没有末尾


上一篇的延伸,可以点我头像看上篇(不会链接对不起)
绝逼小甜饼!
开头无力星人就是我(不要立flag!)

     苏沐秋猛地睁开眼。骄阳似火,街道上的人少得不科学,而在这种天气里,他却是一身冷汗,搞得手里的包装纸都有点潮湿。马路上空荡荡没有车经过,对面的红灯亮得黯淡。

   

     不,刚才绝不是梦。他握紧了手,花茎上的刺透过包装纸带来一点痛感。--就在刚才,他按捺不住期待与雀跃,没等到绿灯就向对面跑去,不想高速的卡车出现得突然,巨大的痛感把他带进黑暗。而下一秒,他又站在了这里,手里握着那枝玫瑰,心跳无比清晰。

   

    他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沐橙和阿修了……

     

    正在他疑惑时,有辆卡车呼啸而过,卷起呼啸的湿热气流,吹动了苏沐秋的衣摆。

   

    那辆卡车……原本应是碎了挡风玻璃和车灯,车头凹下去一块;而司机因为碎裂的玻璃倒在座位上。但现在这些都没有发生。

   

    红灯变成绿灯。苏沐秋急急地冲过马路,在人行道上奔跑起来。他从未如此想见叶修,想确认自己还好好的、实在的存在着。

   

 
   他跑到矮小的房门前,因跑得太急而一个趔趄,差点摔在门上。来不及站得很稳,他砰地一声把门推开。木门吱呀一声悲鸣,随之而来的是叶修有点惊诧的目光。

   

   “哟,苏大大今儿火气这么…”叶修还没把话说完,就被冲过来的苏沐秋狠狠地一个熊抱,吓得差点把糖棍咬断。

    

    苏沐秋说不清自己的心情了。他还可以拥抱叶修,可以在下午去接自己的妹妹,还可以感受到炽烈的阳光。他感觉到悲伤,心酸,更多却是一种近乎疯狂的欣喜。

 

    手里有点刺痛,他顿时想起自己出去其实是干嘛的。出门前那一点勇气瞬间消失,脸上也开始发烧。    

   

    虽然花都买了…可是可是…

 

     叶修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脸颊两片高原红的愣神款苏沐秋推开,“真是,这种热天还抱…哎哟,你买的这什么花儿?红的玫瑰吧?沐橙可不喜欢这种。”

  

   “不是,”苏沐秋有点急,脸更红了,“专门送你的…”声音渐小,听着就底气不足,他呼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啥?”叶修明显没听清。

    

   “我!说!”苏沐秋不知怎么有了底气,干脆把眼一闭,大喊起来,我送你的!叶修!劳资喜!欢!你!”    喊完之后,他更想呼死自己了。

   

   闷热的房间被放了个鬼阵一样安静。

   

   叶修沉重地开口:“苏大大啊…”

   

   “啊?”苏沐秋的声音细如蚊蚋。他正在心里用各种姿式呼死自己。

  

    “咱们这年龄,算早恋吧?”

    

    “还真是……但也没什么关系……

    

   “没关系,对吧?”

    

   “对…”

   

    叶修抬头,笑嘻嘻地把快折断的花从苏沐秋手里抽出来,亲了一口。  

   

   “那我就答应啦。要让我知道你反悔,就呼死你。”  

  

    苏沐秋内心当场炸成一朵烟花。整个世界都变甜了,叶修的声音被大脑回放起来。下一秒俩人就被苏沐秋的重量duang的一声带到了床上。  

   

  “我去,不要抱这么死啊,热死了!”

  

  “去你的,答应了就是我男朋友了,我抱下自己男朋友怎么了!”

    

    嗯,他们还可以走很久。从人生开头走到尽头,他们的手都是紧紧相握的。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

   

   死亡不能,身份不能,舆论不能,整个世界也不能。

   

    苏沐秋可以为叶修披荆斩棘,叶修也可以为苏沐秋赴汤蹈火。他们在外人眼中或许如同神明,但是放下那层身份,无论多久,他们都是彼此的“沐秋”和“阿修”。

    

     这辈子都不会变的。                    

[伞修]夏天的末尾


BE+ooc
小心慎点
无脑产物
短而渣       

    天空惨白。房子丶水泥路丶绿化带,都让晒得 掉色,反光相当刺眼。苏沐秋一打开门,热浪就 迎面而来,差点把他掀翻。                                                                                       
 
   “所以你现在出门真不是明智选择。”     
  
  
   “你专心盯boss去!”      
  
  
   “是是,丢不了,苏大大你对我有点儿信心呗。”     

    那天大概就是这样。阳光把世界晒得褪色,他就那么站在门口,逆着光笑得像天上的骄阳。他会很快回来,一边抱怨着热一边在叶修身边坐下,然后在下午接沐橙回家,不久后一起参加第一赛季,成为这个圈子里不朽的传奇。很久之后一起退役,满世界旅行。    

  
    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明明什么都像往常一样的。

   
    什么都一样的……     

    
    --所以不可能吧。  

   
    叶修接到那通电话,听见医生焦急的声音,顿时感到全身上下冰冷刺骨。     

  
    不可能的。  
     
  
    明明那货早上还是活生生的,好好的,还是笑着怼他的……
    
 
    明明像平时一样说好了午饭吃什么,等他回来做饭的……

    
    明明没有多久,他们就可以登上仰慕已久的舞台,向所有人展示他们的实力与默契……

    
   为什么在安然无恙的日子里,在世界按原本的轨道走下去时,苏沐秋……

  
   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在我还等着他的时候,在沐橙安心上课的时候……

  
   为什么?为什么啊?!

 
    他走向医院,一路走得跌跌撞撞,膝盖也磕破,但他感觉不到了。洪流一般嘈杂的声音渐渐消减了,什么都听不见,也感觉不了了。

  
    两天之后,叶修站在苏沐秋的墓前,心里还有点恍惚。

  
    苏沐橙站在他身边。小姑娘哭得哽咽,眼睛都睁不开,肩膀也一耸一耸的。

  
    那个骄傲的少年,现在化为一捧灰土,随着他许多还未付于实际的想法,沉没在时间与空间的夹缝里。

  
    沐橙问他:多年后还能再相见吗?

  
    有谁回答: 不会了。时间是无限的,空间是浩大的。你们相处的这几年,纵有再多欢笑泪水,在如此广大的时空里,也不过一滴水罢了。

   
    南山一别,是永别了。

   
    叶修没说出什么。他伸手拍了拍沐橙的肩,算是安慰。

   
   “下次再见他,把他吊打一顿好不好?”

   
    沐橙笑了一声,暂时止住了泪水。

   
    也许就是从这时起,年少的稚气的阿修,就开始变成可以三连冠、可以创造王朝的斗神,扛起原本应是两个人承担的未来。

    
    但是蜕变是苦痛的啊。

   
    叶修在半夜被惊醒。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窗外是隆隆雷声与暴雨冲击地面的哗哗声。他下意识往旁边伸手,同时一愣。

   
    被子里是空荡荡的,冷冷的。

   
    对啊……那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苏沐秋,几小时前被装在小匣子里,埋进了南山潮湿的泥土。

   
    又是一阵雷鸣,巨大的鸣声里夹杂着沐橙梦里的呜咽声。

    
   “哥哥……哥……”

  
    他突然觉得心里塌了一块,带给他巨大的心悸与痛楚。好像从接电话起就一直在卡机,现在轰的一下子恢复正常。

  
    沐秋,走了……

    沐秋走了?

  
    真的抛下我,抛下沐橙,就那么走了?    桌子上还摆着他的照片,纸上承载着他们的誓言。处处都有他的痕迹。但他不在这儿。

  
    不是说要一起走的吗?你在哪里啊……

 
     叶修想起被他带回来的那个湿热雨天,想起小小的房间里令人安心的温度与气息。他也想起苏沐秋冰冷僵硬的手,还有医院里带着消毒水气息的安静的哀鸣着的、沉重而凝结的空气。

  
    --床单是白的。把苏沐秋盖住的布也是白的。

  
    都白得那么刺目,那么令人恐惧。

 
     他睁了一晚上的眼。没哭。

  
    雨下了一夜,第二天就起了一阵阵的冷风,专盯着领口往衣服里面爬。天不再那么空洞地蓝了,而是白得无力。原本用色夸张的世界转眼把夏天的痕迹卸了个一干二净。

  
    那个拥有苏沐秋的、无尽的夏天,就这么匆匆地结束了。                   

小短漫上篇
不管是人物还是啥都搞得很垃圾呢(´。✪ω✪。`)
伞修加一点点周叶
ooc严重
发完了就长弧

荣耀之旅 1(上)

我我我我来更文了✧٩(ˊωˋ*)و✧
诈尸中
ooc不得了(σ′▽‵)′▽‵)σ

  “咔啦”台灯亮了。刚从梦中惊醒的叶修一抬头看见了时钟,五点多。窗外黑乎乎的,风穿过小巷发出汽笛一般的呜呜声。台灯显出温馨的浅橙色,像十七岁夏天谁的笑容。

    啧,今天起得真早。

    等乌龟似的叶修挪到约定地点时,其他几人--王杰希、张新杰和喻文州,都己经开始讨论了。

    讨论的问题是大家的“梦”。话要从前几天说起。

    前几日,部分选手接到邀请,是一个家境极好的、据说将不久于人世的女孩,希望赠给自己喜欢的选手一场旅行。实现一个将死之人的心愿没什么问题,可出来了这么几天,所有人的梦都变奇怪了。

    王杰希和高英杰梦到那个“他”尚在身边的日子。喻文州和黄少天梦到刚出道时的患难与共。小卢睡着喊pk,一帆说着好可惜流眼泪,张新杰醒来时已经和韩文清通了一晚上电话,几乎把四赛季霸图的每一场比赛都讲了出来。

    好了,回归正题。

    沉思了半天的张新杰表示有话说:“有个共同点,大家梦到的都是喜欢的人。”

    “那就不是偶然了,是人为吧。”

    “但没人例外呀,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

    “那可不一定。”

    谁是那个人?

    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一个女声随之响起:

    “也不算人为,必竟这只是个小小的副作用。”

    “所以这只是个活动?”听当初是导游现在是穿越者解释了半天小说和平行世界的邱非终于搞懂了这是个神马玩意。

    “做完就行了是吧是吧?”黄少天躺在喻文州怀里打哈欠,虽说一直困着话唠程度降低不少,但并不妨碍这一记巨大的狗粮炮。

    “黄烦烦你真是不怕FFF团啊。”张佳乐把头抵在孙哲平肩上,“没眼看没眼看。”

    就这么鬼扯了一会儿,无意间抬头的卢瀚文猛然大叫起来:“我去!我们怎么到kTv来啦!”

    乔一帆赶紧转述妹子的话:“那个女孩子说听几首歌,已经选好了,把人物猜出来就进行下一项。”

    一直失去存在感的李轩顺手点开了歌单,结果看见第一首歌就懵圈了。

    “半道英雄?没听过啊……”

TBC
   

我果然还是擅长画妹子≥﹏≤

丑爆的草稿(눈_눈)